意随心

我就一看图看文的> <

[周叶]陌上花开01

架空

清道者设定(清除为祸人间的闯入者酱)

私设多。

 文笔无可能会有四不像感,练笔之作,希望能写完.

 以上.

——————

 厚重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天际,潮湿而闷热的空气让人觉得压抑,掠过的风卷起落叶,漫不经心地经过。

     用力握紧手中的匕首,望着丈许外穷奇那泛红的眼睛,有些不甘地抿了抿唇。血液的流失让四肢越来越乏力,视线也更加模糊,还是不行吗?拼尽全力的抵抗,依旧无法摆脱被吞食的结局,好不甘心!

     穷奇发动,迎面飞扑而来,带起一陈腥风。勉力偏了偏头,匕首在腥臭温热的气息喷到脸上的同时,狠狠地扎在穷奇颈侧!奈何力量不足,只入肉三分便被穷奇甩开。

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 

     再次见血,穷奇愈发爆燥。本以为能轻松到口的食物居然如此麻烦,居然伤了数处还没能得逞,突来的疼痛激得拍出的前掌声势更猛,一把压倒那个瘦小的人类,迫不及待地亮出獠牙,朝脖子咬去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要结束了么……

      念头刚闪过,便听到一阵清幽的琴声,缠缠绕绕如细丝,让思绪竟有一瞬的空白。意料中的利齿穿透咽喉的情形并没有发生,回过神来的所见倒是让他有些吃惊,穷奇居然低吼着用力甩着头,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  机会!奋力推开身上的压制翻身向旁一滚,暂时脱离的穷奇的掌控。穷奇发现就要到口的战利品居然逃脱,立刻侧身跃起再次扑来!

      身材瘦小的人抬头正欲反击,却看到了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一袭黑衣的身影,提着一柄黑色的长矛自前方的树顶上一跃而出,衣袂翻飞,像蝴蝶扇动的翅膀,仿若御风而来。矛尖闪动着一点寒光,破开了周围的阴郁,快速地掠过撕裂了空气,映着那人脸上的冰蓝色面具,寒冷的颜色却明亮地驱逐了心底的不安。

   

    “噗!”地一声闷响,矛尖从后背刺入前胸透出直钉入地,穷奇发出不甘的嘶吼,轰然倒地。只一招,一切就已结束。

     那人飞扬的长发落在身后,偏过头来一笑,一手倒提拨出的长矛,一手在那目瞪口呆的小家伙头上狠狠地揉了揉,原本就有些凌乱的发顿时更乱了。

     “小家伙不错啊,居然能撑得这么久,不然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帮得到你了。”边说着边看向倒在地上的凶兽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。“哟,眼力和时机把握得很好啊,是个好苗子,不成为清道者太可惜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“声音真好听。”回过神来的“小家伙”一边懊恼着自己关注的重点不对,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两人——另一个在他愣神的时候也到了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,颜色鲜明的对比。倒提着长矛的黑衣人被冰蓝的面具遮住大半张脸,漆黑的眼眸中透出无尽的活力,坚定又执着,仿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之退却,对上他望过来的目光,心跳竟有几分加速,嘴角微微地翘起,笑容中的赞赏和鼓励让人觉得温暖,不由自主地想要与之靠近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就站在他的身边,背着一具古琴,脸上也戴着张银色的面具,只露出一双眼睛,眼尾微微上扬,让这双眼睛显得更有神采。宁静而温润。气质完全不同的两人,并肩站在一起便溶入林中成为最亮眼的一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苏沐秋目光扫过地上穷奇的几处伤口,再看着面前的小家伙,笑意便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 “果然资质很好呢!”

     “是吧,这孩子是块上好的璞玉啊!”叶修接口。

     “这孩子?说得好像你自己多大似的。”苏沐秋不屑。

     “唉,沐秋,这么说就不对了,如果将来他真成为清道者,那怎么说咱可都是前辈不是,经资历论,他现在可不就是小孩子。是吧!”叶修一把搭上苏沐秋的肩膀,还不忘向旁边死里逃生的“小孩子”发出询问。

      “周泽楷。谢谢!”点了点头表示了对叶修前辈地位的认可,同时出声对对方及时出手救助的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危机解除后一直被强压下去的疲惫及伤势终于爆发,身体不由地向前公布倾,却被一双手扶住了,背后深可见骨的几道爪痕也落入两人眼中,令他们更加吃惊——伤得这么重居然还能坚持了这么久!这已经不只是潜力好的问题了,这孩子的意志力之强也让人钦佩。

      “你别再废话了,赶紧给他疗伤。”苏沐秋把人扶好后发话。

     “伤得真不轻。”叶修也收起了笑容,仔细查看着微微散发着黑气的伤口,眉头皱了起来。“想不到居然还附有诅咒之力,有点麻烦。看来我的血玉要派上用场了。”伸手拿出了颗泛着红光的珠子,轻巧一抛,珠子便浮空在周泽楷面前,双手飞快结印,灵力从指尖涌出,注入了不断旋转的血玉中。灵力的注入让血玉的光芒愈发灼热耀眼,将周泽楷的身体都包裹起来,伤口中的黑气在光芒的照耀下越来越淡,直至渐渐消失。伤处的撕裂感也随之减弱,虽然还是很疼,却不再令人难以忍受,有什么溶入了进来,修复着受损的躯体,很温暖,舒服地让人想睡去。

     “啊啊啊,怎么会这样!我的血玉……”叶修气极败坏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“呵,真可惜,某人的杰作居然会被吸纳,居然还意外地契合呢!”说着可惜,可那语气怎么听怎么觉得透着一股幸灾乐祸。发生了什么?周泽楷很想看一看,可眼皮很沉,根本张不开啊。
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积了很久的雨终于落下,劈劈啪啪打在林间,激起的尘土迅速地被不断砸下的雨点镇压,只能归于平静。泥土的芬芳散出来。似乎有谁撑起了伞,为他遮住风雨的同时,也为他撑起了一片天。

       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背着,叶修的体温隔着面料传过来,无由地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  “醒啦,现在感觉怎么样?成为一名清道者吧,让自己更强,保护自己,保护想要保护的人。”轻轻响起的声音,却深深传入周泽楷的心。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闪现的寒光没入叶修的胸口,急速涌出的鲜血映红了周泽楷的眼。

  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  伸手想要抱住倒下的身体,却怎么触碰不到,那种无力感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猛地睁开了眼睛,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会突然梦到从前?而最后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前辈,出了什么事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穷奇的声音应该像狗叫,但如果写成“汪汪”,会不会立马出戏==

评论(2)

热度(31)